搜狐体育讯 圆头圆脑的郑波看起来是一副不爱说话的模样,其实小时候她并不像现在看起来这样闷,那时候,她可是不这部口的调皮大王――欺负女同学、哭闹耍赖、逃跑回家……但就是在这样风生水起般的成长过程中,才造就了郑波现在坚强的性格。他说:“小时候的任性和叛逆让我知道,许多东西都是在经历过后才会珍惜的,就像羽毛球。”

读小学的时候,同桌的男生女生之间流行划一条“三八线”如果谁越过“三八线”,那可是要收到谴责的。

但是对于郑波来说,他根本就没把这条线放在眼里,相反会故意越过线来气同桌的女生,然后自己却有一副满不在乎的恶作剧表情。

有一次随堂小考,成绩并不太好的郑波抓耳挠腮了半天,最后决定越过“三八线”抄一下同桌的答案。他把头偏了过去,但是同桌却用胳膊故意把试卷挡了起来,郑波只好把整个身子都凝了过去。同桌说:“你又过线了,赶紧回你那边去,别想抄我的,真讨厌。”郑波一听这话就来气了:“我就要看,怎么样!”结果郑波一把就把同桌女生推倒在地,管她是不是在嚎啕大哭。

放学后,老师把郑波的爸爸叫到学校:“你看郑波这都是第几次欺负女同学了,回去你们要好好管管啊。”爸爸连声道歉,已经是老师办公室常客的他觉得简直无地自容了。回到家爸爸把郑波狠狠地打了一顿,然后问他:“以后你还敢不敢欺负女同学了?”郑波摇了摇头,爸爸这才作罢。

但是挨了拳头的郑波似乎并没有长记性,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老师刚喊完:“大家请坐。”只听见扑通一声,原来郑波趁大家气力的时候把同桌的凳子拉开了,他看着同桌摔了个“屁股蹲”哈哈大笑,老师无奈地摇头说:“去,你到后面罚站去。”当然,这天回家后,郑波又吃了不少苦头。

郑波的爸爸是所在厂矿羽毛球队的队员,还曾在全国厂矿职工的羽毛球比赛中取得过不错的成绩。早在郑波出生之前,他的爸爸妈妈就对孩子的前途有所考虑――如果是女儿就让她安心读书考大学,如果是儿子就让他走专业羽毛球这条路。当爸爸看到儿子这么调皮,根本不是学习的材料,就决定让郑波在6岁的时候开始正式接触羽毛球。

没有进业余体校之前,爸爸每天早晨都会带着郑波晨跑,教他挥拍。郑波起初并不情愿,因为他更愿意和小伙伴一起在操场上踢球玩耍。但是进了体校之后,郑波发现自己的水平比其他小朋友高出一大截,教练也很喜欢自己,于是他慢慢地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得到了爸爸的遗传,特别是当教练表扬他、让他做示范的时候,郑波都觉得自己打球还挺有天赋的。在进入体校不久后参加的全国业余体校比赛中,郑波又捧回人生第一个羽毛球冠军,别提有多自豪了。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小小的羽毛球了。

尽管如此,郑波对于每天早晨的晨跑还是十分头痛。爸爸说:“打羽毛球需要很好的体力,晨跑是必须的。”于是每天不到六点,他就要叫郑波起床,父子俩一起从家跑到体校,再从体校跑回来。夏天还好,一到冬天,郑波一点都不想起来,每次爸爸来叫她,他都迷糊着说:“再过五分钟。”爸爸不由分说一把掀开被子,郑波哆哆嗦嗦地缩成一团,爸爸又打开窗户,郑波没办法,这才穿衣服起床。

1995年8月,郑波凭借在省运会上的出色表现,顺利进入了湖南省队。第一次离家,郑波很不适应,眼看着爸妈离开的背影,他忍不住哭了起来。在队里和大家一起吃住,一起训练,让从小生活在蜜罐中的他很不习惯,本来性格就有点内向的他变得更加孤僻,加上那时候他还不会说长沙话,总感觉自己被孤立起来了。他给家里打电话哭着说不想练了,想回家,爸爸严厉地告诉他:“既然到了省队,就要好好坚持,所有的困难都要想办法克服。”

但郑波还是想家,于是有一天训练完毕,他偷偷一个人跑到长途汽车站,坐了两个小时的长途车回到株洲,他哭着闹着说再也不去长沙了。在家里赖了一周,经过爸爸妈妈姐姐奶奶轮番的劝说,郑波最终还是妥协,不情愿地再次来到省队。

教练为了防止郑波再次偷偷跑回家,就把他的零用钱全收了起来,还让郑波的两个室友随时看好他。本来在家里做好心理准备的郑波一看到这架势,更感到压抑,于是回来的第三天晚上12点,当同室的队友都已经熟睡之后,他穿好大衣,带伤帽子围巾,悄悄地溜出宿舍,爬上6米高的围墙,不顾危险地翻了出去。

由于省队在长沙市郊的一个小山坡上,郑波翻出围墙后就迈开大步朝山下跑去。路上经过一家农户,看门的狗一个劲地朝他狂吠,吓得郑波头也不敢回地拼命跑,终于跑到了山下。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便对司机说:“我要去株洲,但我身上现在没有钱,不过你把我送到家,我爸爸就会给你车费的。”凌晨3点多,爸爸被逃跑回来的郑波从睡梦中叫醒,无奈地摇了摇头。

第二天教练打电话过来:“郑波你真厉害,没钱都敢大半夜自己坐车回家。唉,你在家呆一段时间吧,先别来了,自己好好想象清楚到底想要怎么样。”

在家呆了一个月之后,郑波也觉得很无聊,他经常会怀念在场上挥汗如雨的快感,但是对于回到省队打球,他还是心有余悸。从小就很疼爱他的爷爷最后说申请到长沙工作,陪着他一起在长沙训练和生活,郑波这才决定再次回到队里。

那时候,父母一周会给郑波50元的零用钱,爷爷会另外再给他50元,每天下班后,爷爷还会提着水果和零食来队里看望孙子,陪孙子遛弯,说话。渐渐的,内向的郑波不再抗拒与大家交往,他变得开朗起来,能够和队友说说笑笑打成一片了。经过三个月的适应期后,郑波终于融入到了集体生活中,本来爷爷还准备在长沙再呆两个月,郑波反而催促道:“爷爷,我没事了,你赶紧回家吧,不用老来看我,我肯定不会再跑回家了。”爷爷这才放心地回了株洲

心态调整号的郑波在训练上也更加投入和认真,一直认为自己很有打球天赋的他不再只是靠着小聪明,对于每一天的训练他都格外珍惜,就连小时候最讨厌的早操他都一堂不落。1999年在西安举行的城运会上,郑波和队友黄穗配合,一举击败当时实力出众的程瑞和杨维,拿下了一枚宝贵的金牌,也为自己拿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重要的冠军。

夺冠后,郑波领到了3万元的奖金,他用1万元费家里换了一台大电视,2000元给自己买了个第一代的PS2,剩下的钱都交给妈妈存了起来。郑波自豪地感受到,原来打球是可以让全家和自己一起分享获胜的喜悦的。正是因为在城运会上的出色表现,郑波顺利入选中青队,并在次年的世青赛上和桑洋夺得了男双冠军,开始了自己在国际赛场上的征服。

现在,郑波正在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做着最后的冲刺,他说:“我爸跟我说过,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够当奥运冠军,我会为了他这个心愿,也是我自己的心愿而努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