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斯诺克世锦赛,许多球迷记住了16岁威尔士小将利亚姆·戴维斯的名字。他在资格赛首轮击败希尔,成为在世锦赛赢球的最年轻球员,下一轮他又淘汰了经验丰富的奥布莱恩。

戴维斯第三轮惜败于布朗未能更进一步,也未能立即获得职业资格,但回到青少年赛场,他立即取得了一系列好成绩。现在,他被视为全英国最有希望的斯诺克新星。

戴维斯无疑天赋异禀,同时有着强大的后盾。他经常和三届世锦赛冠军威廉姆斯以及今年世锦赛16强选手佩奇一起练球,而他的教练是新科元老世锦赛冠军李·沃克。

击败同龄人是一回事,在世锦赛击败老辣的奥布莱恩是另一回事。戴维斯将这些归功于身边的团队。

“很幸运可以和马克(威廉姆斯)练球,身边还有李(沃克)。他们反复和我灌输一种观念,那就是斯诺克不全在于漂亮的击球,还关于如何尽可能把球打好。”

“显然很多小球员遇上弗盖里(奥布莱恩)会举步维艰,但和马克训练时能看到很多其他人身上看不到的球,所以不坏。”

“李现在不在职业了,所以他的训练量会比以前少一些,他会给我一些指导。但我、马克和杰克逊天天练球。

或许你会认为,威廉姆斯作为历史级球员,会在训练中占据上风,但戴维斯说大家得三思。

“你会吃惊的!我和杰克逊打得不错。我们每分5便士,最近几次我们从他身上赢了几英镑,他很讨厌输球。”

威廉姆斯在训练台上毫不留情,而尽管戴维斯已经取得不俗成绩,他也不太会对后者大加赞扬。

“他几乎从来不说‘干得漂亮’。我U21世青赛夺冠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走运的球员。’”

“我说:‘我不是走运,夺冠是因为技术。回来之后我们来一场,我会告诉你如何赢得一场半决赛,因为你一场半决赛也赢不了。’(注:威廉姆斯上赛季大师赛半决赛决胜局被罗伯逊翻盘、世锦赛决胜局负于特鲁姆普,本赛季欧洲大师赛半决赛输给霍金斯。)”

事实上威廉姆斯说过戴维斯的好话,他称戴维斯是“除奥沙利文外所见过的这个年龄中最优秀的球员”。奥布莱恩也对戴维斯给予高度评价:“就我见过的人来说,他会是未来的世界冠军。”

不过戴维斯对这些话不为所动:“听到这些话固然很好,但你不能太在意这些、被这些话彻底影响到。你得一直尽其所能,就行了。”

威廉姆斯是戴维斯最大牌的支持者,但对戴维斯职业生涯影响最大的是沃克,后者从戴维斯六岁开始就担任其教练。

“我六岁的时候有个在马克俱乐部酒吧的人和我父亲说,他得给李打个电话。于是他打了电话,但李说他没法教一个六岁小孩,太小了。但我父亲说服了他,自那以后李一直在我身边。”

“我不理解怎么有人会说他一句坏话,因为他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好的人。他真是难以置信。你可以走过去用棍子打他,而他仍然会问‘你还好吗’。真疯狂。”

16岁的他听力部分缺失,导致他在疫情严重的时期离开学校。他没有重返校园的机会,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职业生涯的奖金。

“疫情期间我上不了学,因为学校关门了。回去之后大家都得戴口罩,但由于听力部分缺失,经常需要读唇语,因而不太能听见大家在说什么,因为老师们也戴着口罩。”

“因此我开始在家上课。我14岁离校,现在已经完成学业,没有参加中考,凭借在家完成的课程接受评分。现在我完全专注于斯诺克。”

小小年纪离开学校,但被问及是否感觉错失了什么,戴维斯说:”没有。我大概八岁开始就全身心投入在斯诺克上。我不会改变任何事。“

戴维斯希望自己的下一站是职业赛场,今年他接连和这个机会擦肩而过,他希望尽快完成下一步。

“我现在忙着打进职业。我认为如果职业赛场里有像我这样的能够和职业球员抗衡的16岁球员,对这项运动是好事。”

“很多不知道斯诺克的人问我,得多大才能进入职业巡回赛,所以有年轻人取得优异成绩,对这项运动是好事,证明只要足够好,年龄就到了。”

戴维斯认为,WST应该为年轻新锐提供一张职业外卡,这能促进这项运动的发展,鼓励年轻天才。当然这些话多少出于他自己的利益。

“我希望能为年轻球员发放外卡。我不确定该怎么发,但也许他们应该每年为一位年轻球员发外卡。”

“我认为这对斯诺克运动是好事。不一定非得是我,但如果一个十五六岁的球员在职业赛场赢球,可以获得许多关注,会很好。”

无论有没有外卡,戴维斯无疑将在不久的将来出现在职业赛场。他仍然在脚踏实地、朝着正确方向而努力,但他无疑也将目标放在斯诺克赛场的顶峰。

“我想成为世界第一和世界冠军。现在我不会太过着迷于此,但这些是我的目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