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每年发布的《世界幸福报告》中,芬兰总是名列前茅,多次占据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榜单第一名。

芬兰有75%的森林覆盖,有神秘绚烂的极光,有强大的福利体系和较低的不平等率,按理说在这样的国家生活,国民都应该很幸福才对,可据近年来的数据统计,芬兰每10万人中有13人自杀。有些人会觉得这个数据不高啊,可是要知道,这个数据超过了欧洲整体国家的平均自杀值。

最幸福国家的国民看起来没那么幸福,出生于富贵家庭的张亮声也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美满。

张亮声1950年出生于香港新界乡绅家庭,父亲是一位香港富商、政界名流,获封 太平绅士,人称新界王,备受乡民拥戴。不仅父亲地位显赫,张亮声家中兄弟姊妹也众多,共有11人,九弟张富声,艺名傅声,是上世纪70-80年代炙手可热的功夫演员,娶了著名女歌星甄妮为妻。这一家人,有钱、有权、有名。

1975年,在一次聚会上,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张亮声遇见了楚楚动人黑道龙头之女向咏怡。两人一见钟情,难舍难分,之后便开始交往,次年就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因为向咏怡是香港著名黑帮新义安第二任老大向华炎的女儿,因此在婚礼上,新义安帮派中的话事人,也就是有话语权的人全部到齐,与新义安形成三足鼎立局势的另外两大黑帮14K和和胜和也派人出席,场面热闹非凡,非常轰动,这门喜事也让当时剑拔弩张的帮派氛围有所缓和。

向华炎对张亮声这个女婿特别满意,于是安排他掌管手下好几个挣钱的赌场。两家的势力摆在那,倒也没人敢对这个空降兵不服气,生意倒也做得顺风顺水。

此时是张亮声已经是赌场霸王,迎来了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不到三十岁,家世、爱情、资本,别人为之苦苦奋斗终生的东西,张亮声得了个大满贯。每天手下钱财进进出出,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在这种强烈冲击之下,张亮声很快对金钱麻木了,觉得这一切索然无味,他想要追求新的刺激,于是他想到了——赌博。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张亮声频繁往返于澳门香港之间,成为当时澳门的一名大玩家,很多赌厅老板捧着他、哄着他,毕竟张亮声经常输赢都以千万元计。曾有一次,张亮声一次性赢过五千万,名噪一时。张亮声对金钱越发的没有感觉,所以越赌越大,越赌越频繁。

赌博这事儿,十赌九输,况且张亮声根本就不在乎钱。可还没等他把家底输光,1987年他就因为管理非法社团罪被判刑,以其岳父向华炎为首总共11人跟着一起落水,后来经过2年多的时间上下打点,他们才从牢狱中获释。

这次牢狱生活并没有让张亮声戒掉赌瘾,他反而因为很长时间没赌越发手痒难耐,从牢狱中出来后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豪赌生活。赌的越多输的越多,纸终究包不住火,澳门的收债人来到香港找上向华炎,这才知道他这位好女婿 张亮声已经欠下了3亿多的赌债。

当时3亿多价值几何不言而喻,向家不是拿不出这笔钱,只是向华炎对这个女婿失望至极,本已下定决心置之不理,可到底没禁住女儿向咏怡的苦苦哀求和女婿张亮声的再三保证,帮他还清了这3亿多的赌债。

一家人经历风雨后,往往感情愈加弥坚,可张亮声始终没按耐住内心的躁动,既然不能明目张胆的去,他便半夜偷偷坐快艇前往澳门,越赌越大的他,没能成功翻身,而是带回了6亿的债务。

赌博是个无底洞,填上了3亿,又空了6亿,向家不再为他填坑了,妻子也对他日益冷漠,心都是一点点凉透的,众人都知道这位新义安龙头向华炎女婿,新界王的儿子张亮声,再无回头的可能了。

许是张亮声自己也看到了结局,与其被债主追杀,不如自己了结,于是他从上水彩园邨的公屋大厦高处纵身一跃,当场死亡,已无医治的必要。警方在现场发现张亮声的遗书,他称自己是为钱所困,没想到这位从小不缺钱,长大对钱没感觉的富家少爷,最后离开的原因竟然是因为缺钱。

张亮声不是没有其他路可走的,他喜欢桌球,并在桌球界活跃多年,在圈内属于元老级人物,打出一杆105度本地纪录,被同行起了化功大师的绰号。

桌球界吴安仪是他义女,曾夺得世界桌球锦标赛女子赛亚军,09年和10年接连夺得世界业余女子赛冠军,她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得到了张亮声的很多支持。

上帝给了张亮声显赫的家世,美貌的妻子,还给了他打桌球的天赋,可惜他有的太多,反而不知珍惜,放着笔直的路不走,选择了歧途。王尔德曾说:人生有两个悲剧,一个想得的得不到,二是想得的得到了。

这两种悲剧构成了张亮声的一生,他的青年时期所有想要的如数得到,到了生命的末期,他想得到的财富和亲情都离他而去。他曾极度辉煌,也曾跌落谷底,最终以高处陨落作为结局。

在张亮声的葬礼上,家人们并未出席,人们提起张人龙时,只道他是影星傅声之父,却从未有人提及过他是张亮声的父亲,张亮声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太多的伤痕,也打烂了天生得到的一手好牌。

生命中所有的灿烂背后都是由孤寂衬托的,张亮声物质上的富足导致了他精神世界的荒芜,轻易就得到的东西教不会人珍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