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14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挪用公款到朝鲜赌博案件被通报。而资料显示,2004年,从延边出境计25万人次,其中5万人次参加了专程到朝鲜罗先市“英皇娱乐中心”赌博的“休闲游”。而据说每年有上亿人民币输在英皇。

“可以确定,除蔡豪文外,还有党员干部出境赌博。而且很多人都是利用公款出境参与赌博,赢了就是自己的,输了就是国家的。”一位纪检干部说。

去年12月25日,接待记者的延吉市一家旅行社的金姓导游说,“到英皇的休闲游都是去赌场的。据延边州纪委掌握的名单,专门参加“英皇”休闲游的有5万人次。每月大概4000人次到英皇,每天平均要有100多人。

在英皇大厅,有一个千余平方米、高八九米的大厅中,摆着多张墨绿色的赌台。的台子最多,共五张,每张的最低下注额不等,分别是10美元、30美元、50美元、100美元、300美元。

现场,赌客大约有七八十人,年龄基本在四十岁以上。据说在英皇输掉几十万、上百万的绝不是少数。有一个家境并不殷实的年轻人,在英皇一次就输掉了20万人民币,当场从英皇的七层楼上跳楼了。

英皇酒店客户服务部的杨小姐向记者确认,英皇娱乐酒店属香港英皇集团,老板是杨受成。英皇酒店人员介绍,这是一座“五星级”标准的酒店,始建于1998年间,2000年酒店及赌场开始营业。

延边州公安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英皇是“中国人在养”,不仅延边、沈阳、大连、哈尔滨,甚至内地的客人都“经常光顾”。

按坊间流传的说法:“当年英皇一次性从朝鲜买下了这块土地,其后,除了砖以外,所有东西都是从欧洲走海路运输而来,建成了这座酒店,到建成共花费了一亿八千万美元。英皇575名员工中,275人来自朝鲜,朝方每月从朝鲜员工的工资里抽取70%,剩下的30%归他们个人。”

延边州纪委党风办公室主任李敬民的分析是,全年大概5万人次进英皇,按照最保守的计算方法,每人次输掉5000元人民币,英皇全年可赚取2.5亿人民币。

记者在这里发现的另外一个“情况”是:很多赌客在饭后都不是现金结账,而是签单。

英皇餐厅的一个服务员告诉记者,这些签单者都是购买了“筹码套餐”。如一次性购买8000美元筹码,可免掉办理通行证费用550元、提供200元在延吉的住宿补助、报销2000元飞机(火车)票。

英皇赌场的筹码是以美元为单位的,收银台也只接受美元、港币和人民币三种货币。12月25日当天,收银台内美元和人民币的兑换比率是1:8.2,美元和港币的兑换比率是1:7.55。

英皇赌场收银台明确告知,赌客可在国内任意的交通银行或建设银行向指定账户汇入款项,注明收款人姓名,将存款单据带入英皇,经确认后,即可兑换筹码。

2004年12月初,延边纪检部门曾派员到英皇暗访,“所谓休闲游,就是赌博游;休闲旅游团就是赌博团”。延边州旅游局规划处郭姓负责人说,对客人赌博的问题,旅行社控制不了,赌博应由公安部门进行管理。

来自延边公安方面的答复是,游客到境外赌博,这个不知道该怎么界定,公安方面“从来没管过”,也“说不清楚”,到境外的“个人行为”公安方面“控制不了”,只能由各单位“进行思想教育”。

吉林省公安厅外事部门说,公安部门只是做到出境人员在出境前的相关手续审查,但他们出去后究竟干了些什么,“发现不了”,而且也“无从管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