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许娟把眼罩戴好之后,属于她的那一点微弱的光明也随之消失,如同完全陷入黑夜一般。这个时候,耳朵反而是最灵敏的。当那清脆的铃声随着球的滚动而响起时,许娟俨然变成一个球场上的强者,寻着铃声的轨迹,迅速作出倒地扑球的动作,准确地将来球挡在大门外。

盲人门球的比赛全靠队员用耳朵来“作战”。在标准排球场一样大的场地上,每队各派3名队员蒙上双眼上场。攻方队员要把球从18米远的距离滚入对方9米宽的大门里,而防守队员需要用倒下的身体阻止皮球入门。皮球里面藏有会发声的设备,队员们以此来判断皮球运动的方位和轨迹。场上的选手既是守门员,又是攻击手。可别小看了盲人运动员投的球,这种皮球和篮球差不多大,重两斤半。队员投球力量很大,每次球打到身体上时,都会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

许娟一生下来就患有眼疾,只能靠一只眼睛来感光。为了备战北京残奥会,她从去年10月到现在,只回过江苏的家一次。由于每天训练都要往地上扑倒几百次,许娟的身上已经是多处青紫,伤痕累累。丈夫每天如期而至的短信,对许娟来说是疗伤最好的药。“娟:辛苦了,我没有办法解除你身上的伤痛,但相信拼搏的喜悦一定能替你疗伤。”

许娟说:“很多人都觉得我们就是生活在黑暗里的弱者,但是我们的生活恰恰相反,我们每天奋力拼搏,不断超越自己。”正是有了家人的支持和对超越自己的渴望,许娟和她的队友们才能在一次又一次倒地扑球之后,忍住痛楚,坚强地站起来,再聆听着那黑暗中的铃声,寻找属于强者的生命轨迹。(本报记者 罗 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