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邀请赛由国际盲人门球运动协会(IBSA)邀请8支队伍参赛,除东道主中国队外,另有已获得北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立陶宛、加拿大、丹麦、瑞典、美国和芬兰6支强队和日本队。

中国队在与立陶宛队的交战中发挥出色,自开赛三分钟首开纪录后始终占据场上优势。虽然立陶宛队没派主力队员参赛,中国选手依然在身材和掷球力量等方面逊于对手,中国队获胜靠的是技巧。

比赛揭幕战在瑞典和芬兰队之间进行,由于分差已达10分,双方的比赛在下半场第二分钟终止,瑞典队以14比4获胜。瑞典队还在第二场比赛中以9比4击败了日本队。

昨天上午第三场比赛是中国队与立陶宛队的比赛,中国队一出场就获得了全场热烈掌声。可是下半场一开始,中国队就被判一个罚球,这让所有的观众不明所以。赛后,中国队教练张泳告诉记者,这是由于技术犯规被判罚球。根据比赛规定,教练席上最多只能坐6人,由于当时没有注意,把一些来视察的官员引到教练席就坐,超过了规定人数。“这是我们的疏忽,以后一定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昨天,国际盲人门球邀请赛赛场迎来了一个特殊的盲人采访团,他们来自1+1视障人声音工作室,采访团共由7人组成,他们将分头采访并制作一期体验栏目。这个工作室为全国部分地区的残疾人提供残疾人广播节目,他们梦想采访奥运会,所以来参加这次盲人门球邀请赛为明年的工作做测试。

由于有采访路人的任务,低视男孩高山和全盲女孩李宁比其他人先到达赛场。他们从丰台西罗园出发,乘坐103路公共汽车,正好能到北理工南门。一进入校园,李宁就感觉到了路边盲道上清晰的纹路。“很有安全感,城市里有些盲道都是模糊的,而在这里,我仿佛看到了崭新发亮的盲道。”从校门口到赛场,要步行一段路程。李宁习惯了靠着路边行走,每当到了路的岔口或者转角,都会第一时间听到志愿者指路的声音,让他们不会在路口感到彷徨。

越接近赛场,李宁和高山的心里就越没底。他们不是正规的记者,所以只能买票进入场地,如何买票让他们有些为难。“请您到这边买票”,志愿者的招呼让他们安心。采访团的主力、工作室的播音员青风(全盲)告诉记者,通过安检后他就感觉到志愿者伸过来的手肘,让他贴心又意外。与正常人手拉手不同,用手肘引导盲人会更加稳当,不会左右晃动。青风说,志愿者很专业,所以体会到了这个细节。

虽然看不到赛场的情况,但是在盲人记者们的脑海里,有一幅完整的比赛画面,它同样精彩。盲人门球所用的球非常重,每当球打在运动员的身上,青风都会随之震动一下,他的反应比正常人强烈些。他告诉记者,球打在球门上、运动员的脚上、身上,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他都能分辨出来,而球员扑倒在地又是另外一种声音。

经过一个上午的采访,采访团一行7人回到了位于丰台区西罗园的工作室。下午3点,青风、李宁、高山等7个人开始开编前会,大家把采访到的素材都提出来,为节目找一个重点。李宁是此次采访的责编,她手拿绿色的盲文记录本,不时地将新闻点记录下来。经过激烈的讨论,此次采访定下了基调,而题目定为融合,报道要通过这次探访体验残疾人和正常人在社会中的融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