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埃文斯,是上世纪利物浦最后一任“靴室”教练。拿现在的话说,他是利物浦的DNA,奥莱的前传。我在很多对比双红的文章中提到:利物浦和曼联互为镜像。曾经亲如兄弟,合谋打过假球。队史的第一个黄金期都由苏格兰人开创,都统治过英格兰足坛20年,甚至在选择接班人这一点上,也思路相同。香克利传位给佩斯利,巴斯比传给麦吉尼斯。区别是:利物浦的内部传承很成功,曼联很不成功。利物浦的“成功经验”如此脍炙人口,即便换了美国老板,仍然迷信DNA的疗效,又把达格利什请了回去。

曼联并不相信“传承基因”。麦吉尼斯惨败后,巴斯比短暂复出稳定局面。从1971年的奥法雷尔到2016年的穆里尼奥,8任正式主教练,谁之前也和曼联没有交集。为什么突然捡起利物浦玩过的套路,还坚信不疑?这是另一个话题,按下不表。埃文斯和奥莱接盘的相似之处不少:都是赛季中途接手(埃文斯上任比奥莱晚了一个多月),前任都性格火爆,都是“干革命”的大牌教练,都在任内推行“焦土政策”,把俱乐部烧得面目全非之余,也烧了自己的招牌。埃文斯和奥莱在球迷眼里都是“自己人”,都担任过俱乐部的梯队教练,深谙队史和传统,上任时都承诺恢复“黄金时代”的价值观。

两人在性格上都属于温和耐心的类型。英语里有“Good cop”一词,就是形容这些慈眉善目但有职权的人。任职初期,球队的成绩都有提升。埃文斯的4个完整赛季,利物浦都排名前四,换到现在,欧冠有保。奥莱的两个完整赛季也是如此。和前任拘谨刻板的风格相比,这两位带队都不同程度地让球迷鸳梦重温——进球多了,场面流畅了,队内也和谐了。俱乐部里里外外又是一派“感觉良好”的氛围。埃文斯好歹拿了个联赛杯,填补了执教履历的空白。奥莱带了快3年,多次错过“补缺”的机会。埃文斯当年过不了的坎,奥莱时至今日也过不去。都在成王败寇之际,经不起考验,被验出二流甚至三流的本来面目。

他俩遇到瓶颈时,昔日队友都纷纷出面表示支持。但阿斗之所以是阿斗,正是因为他“扶不起”的本质。和他身上是否流着刘皇叔的血无关。埃文斯还有自知之明,选择了主动辞职,将手里的半拉兵符交给霍利尔,含泪离去。奥莱仍信誓旦旦:“我们距离成功如此之近,怎能轻言放弃”?曼联球迷该庆幸。俱乐部即使有换帅的意思,也不会东施效颦,再找一位名帅,和奥莱共掌球队。回顾埃文斯在利物浦的执教历程,我们会对曼联的“基因工程”有更清醒的认识。“基因工程”这个概念,就像足球的其它概念,本身没有对错。上世纪90年代前,DNA们执教是常态。不过,很多青史留名的帅才,和“血统”无关,而是和俱乐部甄别人才,高屋建瓴有直接关系。尊重传统没错,但不足以带来成功,连“充分条件”都算不上。

埃文斯于1994年1月28日获聘执教利物浦,他立刻以仁爱关怀的方式,赢得了更衣室的好感。那些被前任索内斯“烟熏火烤”的老少球员,都有跳出苦海,如沐春风之感。埃文斯组建球队的套路,是围绕俱乐部两位子弟麦克马纳曼和福勒,加上破大英身价纪录加盟的科里莫尔。头两个赛季,利物浦分别拿了第四和第三,外界对利物浦冲击英超非常期待。即使在1996年足总杯决赛负于曼联,人们还是对利物浦挑战曼联颇为乐观。决赛赛前,利物浦人人一套奶白色阿玛尼亮相,得了个“辣哥(Spicy boys,对应当时的少女乐队组合‘辣妹’)”的绰号。事后有人批评这次招摇过市奶油味十足,是埃文斯任期的分水岭。真正的分水岭,出现在随后赛季的下半程,1997年3月。

足总杯决赛10个月之后,利物浦客场击败阿森纳,差榜首曼联3分。接着曼联主场负于德比郡,万乔普迈着大长腿一路把球带进禁区破门。翌日,利物浦如能主场击败考文垂便追上曼联。福勒为红军带来1比0领先。安菲尔德那个激动!结果,考文垂通过两次角球逆转。赛季最后6轮,利物浦只赢了两场,虽然仍列第四,但是遥远的第四。三年半“肉眼可见”的进步后,决定成败的时刻,利物浦败下阵来。也许,利物浦的董事会和埃文斯本人都在那一刻意识到,双方合作也就那样了。只是宾主都不愿面对现实。埃文斯又带了一个赛季,后防的薄弱环节仍未改善。该丢的球,照丢不误,不该丢的,丢得越来越多。

之前,达格利什和索内斯都主动走人。埃文斯自己不提辞职,利物浦还真做不出来炒人的决定。他们已经40年没炒过主教练了。利物浦找了霍利尔,却没炒埃文斯。到了1998年11月,埃文斯终于明白了:这是俱乐部变相的逐客令。他离开了服务了35年的俱乐部,但在分手的新闻发布会上坚持:我这四年多不算失败。我只是输给了弗格森。奥莱也可以这么为自己辩护:我只是输给了瓜迪奥拉和克洛普。执教初期,团结、稳定、和谐可以作为目标的一部分,但总有一天,职业教练要交出匹配的功课,不能永远躲在圣诞老人的袍子里面,由白鹿拉着跑。他要证明给老板,球迷和队员看:自己不仅做好了公关,还有果决、判断和狠辣,能唤醒,激励身边的人为了同一目标奋斗。

埃文斯带队时,利物浦仍迷信70-80年代的训练方法,以为只要把球传起来,人跑起来就够了。这和曼联现在的情形何其相似乃尔!奥莱觉得好球员用不着教,自己就能找到配合的模式。只要让他们开心,就可以在场上“表达自己”。曼联给了奥莱大笔资金充实阵容,却在大败给利物浦之后,发现最该解决的中场依然是穆里尼奥的遗产。埃文斯执教时,英超已经开始接触外教,温格的新概念对英式足球产生巨大的冲击。利物浦却沉浸在过去的套路里,缅怀过去的时光。曼联亦然。新一代外教在英超掀起了一次次革命,奥莱却把自己套在弗格森的思路里,不懂怎么紧逼,甚至不懂为什么紧逼。他好像是在宣言“曼联之道”,却未必能说清楚什么是“曼联之道”。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