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应用APP软件首页

王勤伯:皇马对阵曼城一场分水岭之战

2021-22赛季的欧冠半决赛,是英超和西甲球队之间的2对2捉对厮杀。利物浦和比利亚雷亚尔之间的对决已经大概率失去了悬念,首回合利物浦2比0取胜,不仅赢在比分,在整个技战术方面也占据绝对优势,比利亚雷亚尔全场只有一脚射门,且没有射正。

如果能够实现,这将意味着欧洲足球进入2020年代以后,欧冠决赛一直被英超球队包揽。也难怪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在欧冠决赛易地的时候表示,优先考虑距离英国较近的城市,因为英超球队大概率会进决赛。英超球迷将为决赛提供重要的气氛和消费。

这种情况在欧洲足球史上也是罕见的。历史上比较经典的内战外战两队争霸,发生在2010-11赛季,穆里尼奥的皇马和瓜迪奥拉的巴萨争夺西甲、国王杯和欧冠三大奖杯,最终巴萨拿下西甲和欧冠,皇马拿下国王杯。本赛季瓜迪奥拉的曼城和克洛普的利物浦都是全线出击,现在曼城在英超以微弱优势领先,但在联赛杯早早出局,足总杯半决赛也被利物浦淘汰。

内战最强两队也是欧洲最强两队,是一个联赛处于巅峰状态的标志,这不仅证明这个联赛的球队同时也是欧洲最强,也说明他们的阵容都可以较好地应对内战外战轮换的问题,而且在技战术层面很难被对手找到可以持续挖掘的漏洞。

英超在财富和关注度方面成为世界第一联赛,早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就发生了,当时穆里尼奥初来乍到,瓜迪奥拉刚刚才走上教练岗位。然而英超球队在技战术层面并不是欧洲足坛的先锋,英超对欧洲的吸收学习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对于球员来说,效力欧陆豪门和英超豪门并不存在过分清晰的档次区别。尤其是切尔西、曼城等英超新贵,两队当时仍然处于成长初期。

比较有说服力的分界点是2008年夏天罗比尼奥加盟曼城。他原本打算去切尔西,但最后去了阿布扎比联合财团刚刚投资的曼城。在加盟仪式上,罗比尼奥高兴地说,“很开心成为切尔西球员。”上演了尴尬一幕。半年后,阿联酋人去了米兰城,以重金说服AC米兰出售卡卡,但是卡卡父子早就和皇马有约,和曼城的谈判一谈就崩。在球员心目中,去皇马是职业生涯的梦想巅峰,而去曼城只是为了多拿几块钱而已。

在2010年代的10年里,英超的影响力和财富继续快速增长,这让欧陆豪门普遍感到巨大的压力,但是欧冠领奖台并未朝英超倾斜:从2011到2020年,西甲球队拿到了10个欧冠奖杯中的6个,包括齐达内率领皇马实现的三连冠。要知道,欧冠自从改制,连蝉联冠军都没有出现过,德甲(拜仁)2个,英超(切尔西,利物浦)2个。英超只占1/5,简直是太照顾“五大联赛”的公平性了。

真正的问题我在另一篇文章里讨论过:英超在瓜迪奥拉与克洛普你争我夺的局面之前,对欧陆球队并不具备绝对的技战术优势。欧陆在21世纪初很长时间里,仍然是先进技战术的诞生地。直到瓜迪奥拉和克洛普在曼城和利物浦实施自己的长期计划,带着耐心打造球队、收集球员,曼城与利物浦才最终被建设成了结构平衡、板凳厚实、技战术层面可以压制甚至碾压欧陆的超级球队。

克洛普和埃梅里之间的比拼其实在安菲尔德已经结束了。埃梅里会在主场进行最后的挣扎,或许会很悲壮,但改变命运的可能性很小。伯纳乌的悬念将更足,因为皇马1球小胜就可以把比赛带入加时,而且安切洛蒂拥有一群非常会比赛的球员。

和瓜迪奥拉不同的是,安切洛蒂精于战术,但不是先进战术的播种机,他更喜欢兼收并蓄,同时激发球员的才华。安切洛蒂甚至会在媒体面前淡化自己的技战术贡献,“我更多可以教球员的是防守,足球进攻需要才华和创造力,这方面我更偏好放手给球员。”话虽这样说,一个能够总是激发球员才华和创造力的教练,必定是一个化战术于无形的大师!

2019-20赛季,刚刚拿下西甲冠军的皇马在欧冠1/8决赛被曼城双杀,或许在那次著名的赛后聊天中,齐达内已经对瓜迪奥拉坦陈皇马面临的困难。如果安切洛蒂的皇马失败,而且是在技战术层面输给曼城,未来的皇马以及欧陆其他豪门都将面临一个存在命题:到底要如何组队,聘用怎样的教练,才能有效地阻挡拥有优质人力资源、财富、国内竞争环境的英超豪门?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