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没档次,但不可以没‘军味’。”多年前在驻地的那条叫畴阳河的河滩上,新到任的连长用喑哑的嗓门把大家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

那时,基层连队的体能训练基本没有制式的装备器材。譬如,连队组织的游泳训练,便是在就近的河流择一水缓滩平之处,外衣一脱,光着膀子再扎紧绿黄色的制式短裤,扑腾扑腾往河里蹦就是了。难怪一个家在城市的兵嘟囔道:连游泳裤都没有的“野泳”,能游出什么档次来?

这话一说,早已习惯野外涉水渡河的我们,竟一下有些忐忑起来,恣意伸展活动的肢体也有了几分局促。

说罢开头那句话后,连长接下来一番抑扬顿挫的话,让大家心服口服:记住了,七尺之躯在战场上硬冲死拼的能力和本事,就是当兵的体能,就是“军味”体育的档次。

我们是一个单独执行任务的小连队,驻扎的边疆小县四周皆山、八方为峰,位于石漠化的交错山脉间,开展体育活动的条件极简陋。但我们的连长是步兵学校培训出来的优等生,对于体育活动有着特别的爱好和标准。他尤其喜欢以军语来称呼体育项目——游泳,必称泅渡;爬山,谓之攀登;跑步,不是越野就是奔袭……

如果仅仅是换个称谓,一阵风也就过去了。但那些充满了“军味”的体育活动,一下就抓住了年轻人的心,让连队整天都呼呼吼吼的。

当时,每年7月16日,各地都要在江河湖海中举行泅渡活动,以庆祝同志畅游长江的壮举。部队所在之县也选择了一段约3公里长的河道,组织各行各业泅渡。作为县城驻军,我们自然排列在第一方阵。

要知道,我们不是游泳而是武装泅渡。因此,在全面投入游泳技能训练之外,连队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如何通过“武装泅渡”来凸显“军味”。

制式器材当然没有,可山岳丛林的可利用之物俯拾即是。大家七嘴八舌出主意、土法上马做器材,可谓脑洞大开。记得有用干枯芭蕉杆捆扎的漂浮背包、用密闭行军锅做成的60迫击炮和机枪水上平台……最独特的是分别用两种野草浆轧出红蓝两种颜色,在水中打开瓶塞,身后之河流顿时红蓝斑斓,如同飞机在空中拉出的彩烟。这是连长的独创,说是借此可向空中和两岸的人传递信息。如果诗意一点,亦可谓之“水中狼烟”。

7月,山地河流裹挟着暴雨冲刷下来的泥沙,流急水浊。我们把枪膛、枪机涂满枪油,以避免弹药受潮。子弹袋里换装上重量相当的石块,卷起裤腿衣袖纵身入水。两岸观者甚众,为了保持军人的形象,不仅风纪扣要紧、军帽不能歪,更有难度的是打开的半自动步枪刺刀必须直立。

遗憾的是,我们在湍流中只闻水急浪涌之声,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据说,当队伍踏浪而过时,赢得两岸群众欢呼一片。

这2个月真没白练,也没白白地风光。事后,县体委专门奖励了连队一个篮球一个足球。

可是,连队营区连篮球场都没有,就更别说足球场了。更何况,在那个相对闭塞的年代,不要说踢足球了,连队里就连正正经经看过足球赛的人都没有,至于比赛规则、球技等,更是一无所知。

别担心,一群年轻人是绝不会守着一个球“空悲切”的。别的规则不懂,但大家一致认为无非就是两条:一是足球只能用脚不能用手;二是以进球数量论输赢。至于足球场,我们经过反复勘探,最终选定了连队山坡下的那条县级公路。

当时的边疆物流不算发达,晚饭后公路上车辆更是寥寥无几。这时,恰恰是连队的体育活动时段。我们选了一段约百米之距没有转弯的路段,两头分别摆上石块作为球门的标志,两队的守门员同时负责守路看车。那时的车都跑不快,见有车来立马停赛,再跟满眼惊讶的驾驶员挥挥手即可。只是县级公路偏窄,这个场子上只容得中间一路厮杀、直来直去,至于边锋内切、边路传中什么的,皆为许多年以后才知道的战术。

显然,这样的“球场”是不可能造就“球星”的。但是,在那一个个夕阳西下的傍晚、在边疆蜿蜒公路上,却有一群年轻的士兵扬动着充满“军味”的青春,酣畅着一代革命军人的激情……

按我们班长的说法,乒乓球属于“引进项目”——上级来了个工作组,他们的作风很扎实,从动员到总结差不多20天都住在连队。几个机关干部带着乒乓球拍来,但却苦于连队没有球桌。憋了几天之后,或是因为技痒难耐,或是因为山沟里过于寂寞,他们竟然从库房搬出闲置的床板,用石块一架便当球桌开打。

工作组走时,把两块球拍送给连队,而他们“发明”的球桌,不仅传承下来,还发展为可以进行“双打”的两块床板。

说到这,不能不说说我们班的功劳。开始“单打”都很难轮上,两块球拍争来抢去,攥不热就该换手了。高中生入伍的班长找我商量:我俩没什么经济负担,各自买一块球拍,成立一个“班队”如何?

这创意真绝。星期天我们就去买球拍,并在背面炫耀而书:“三班专用”。其他班的同志愤愤了一阵子后,也陆续添置了几副球拍,并开始寻机挑战我们“班队”。当然,随之也就有了“双打”……

不过,最有“军味”的活动还是攀登。连队偏远,平时的课余活动主要是上面提及的那些项目,可到了节假日就不过瘾了。于是,登上驻地四周山峦,瞩目眼底河山,就成了假日最佳路线。

如前所言,以前老兵们习惯称“爬山”,连长来后便立马改为“攀登”。不比不知道,这两个词的确不是一回事——爬山,无非是三五战友相邀而行;但攀登却要组队(强弱搭配)、携装(带上攀登用的背包绳、开路的民族砍刀等)、定位(确定行进路线并告之连队)……

如连长定义的,“军味”其实就是半军事化的娱乐活动。在一年时间里,我们攀遍离驻地3公里范围内的山头,还总结出自己的一套攀登“宝典”。虽说未必规范,但不失为实用的技能——比如,登山时切记脚随手踏(先用手确认石块土质的牢固度后再迈脚);下山时必须脚后跟先着地;走山路时看近不看远;通过泥泞地的要点是小步急走……

“四时可爱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许多年后,包括我曾经所在的边远连队,开展各种“高大上”的体育项目已是家常便饭。但是,边疆山峦间那些与战友们横冲直撞、热汗相搏的赛事,每每忆及依然让我心旌荡漾,因为它们充满了“军味”,因为那里洋溢着青春的味道……

这颗量子微纳卫星由合肥国家实验室、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中国科学院上海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济南量子技术研究院等联合研制。

7月27日12时12分,力箭一号运载火箭在我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首飞,并顺利将空间新技术试验卫星、轨道大气密度探测试验卫星、低轨道量子密钥分发试验卫星、电磁组装试验双星和南粤科学星6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发射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我国加快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截至今年6月份,已累计建成392万台,形成全球最大规模的充电基础设施。2025年将满足超过200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

近年来,由于线上办公、居家学习的场景增多,促使家用打印机需求激增,我国家用打印机行业迎来需求增长和消费升级的机遇。

结果表明接种2剂或3剂由科兴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对奥密克戎变异株BA.2亚型毒株所致感染具有保护效果。

7月26日,教育部召开“教育这十年”“1+1”系列发布采访活动第九场新闻发布会,教育部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司司长雷朝滋介绍了高等学校乡村振兴科技创新行动计划实施进展情况。

近日,在重庆市沙坪坝区青凤高科产业园区重庆赛力斯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智慧车间,工人们正在装配汽车。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信息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冯登国认为,网络空间安全技术发展,是数字化健康有序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中国民用航空局向Z15(AC352)型“吉祥鸟”直升机颁发了型号合格证,标志着该型直升机研制工作取得成功,填补中国民用直升机谱系空白。

盛夏时节,科技日报记者深入宜昌市猇亭区的湖北兴发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发集团)宜昌新材料产业园。

7月22日,一位年轻的“女孩”正式入职中国国家博物馆(以下简称国博),成为国博的一名特殊的新员工。

“碳中和应该走适合中国国情的路径,不能简单理解为去化石能源(去煤化),更不能片面地‘去碳’。”

中铁武汉电气化局用数字化“点”亮了湖北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首批“智慧路灯”。

依靠雄厚的研发力量,长垣的医疗器械企业蓬勃发展,新产品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3498家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企业为疫情防控作出了重要贡献。

近日,由中交三航院设计的全国首座全装配式高桩码头——江苏省连云港市徐圩港区64号—65号液体散货泊位工程顺利通过验收。

围绕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充分发挥科技创新引领高质量发展作用,从4个方面提出了12条措施。

科学知识是科学家或者说科学共同体在长期的科学探索过程中沉淀并传承下来的、对指导日常生活有用的信息。这些知识之所以能够得以传承和延续,究其根本就在于它们可以指导我们的生产生活。

陈福荣2018年从台湾清华大学前往香港城市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任教,两年后又带领团队来到河套深港合作区,专注科技研发与成果转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